ag亚游官网平台-ag平台官网

联系大家???Contact

当快则快

2016/1/19 13:50:00??????点击:

 

     把五千言《道德经》写在两张八尺宣接在一起的幅面上,也算不小了,要写多久?快者用草书,慢者用楷书,也要几天工夫吧。可是,如果这么大的幅面作一幅精细的工笔画,恐怕就不是几天,而是几个月、十几个月。更多的时候,书法家并不经常创作这种幅面大、字数多的作品。它让人太辛苦了。大家还是喜欢创作字数不多、幅面不大的作品,兴致来时,一挥而就。如果是浮白载笔,笔乘酒兴,须臾扫尽数十张。写字,给人的感觉就是快。因此,社会上的人向书法家索字几乎没有心理压力,认为绘画辛苦,而书法容易,写一幅花不了多少时间;而向油画家、漆画家、工笔画装裱机家索画就不会那么大大咧咧了,公认他们创作辛苦,开口之前是要思考一番的。
  艺术门类不同,创作进度的快与慢也不同。就像摄影,慢不得,只在一瞬间。书法创作也的确比油画、漆画快得多,却是建立在几十年的慢工夫基础上的,不间寒暑,不舍昼夜,殚精竭虑,乃有所成。这个过程的甘苦,旁人未必能有体会,却只看到了创作过程的短暂,以为轻易可得———持这种看法的人太多了,甚至以创作过程的繁复与快捷来看待作品的审美价值。
  创作一件书法作品的时间能否延长?譬如写一个草书的“龙”字,通常一挥而就。能否用慢写法,用一天才写完,以显示时间花费多,精力花费也多,从而认定这件作品比快写有着更高的美学价值?说起来是荒唐。有些艺术门类是有间歇性的,需要有一定的自然时间的停顿,再进行下一道工序。书法没有,也不需要。用点画穿插交织形成一个字的过程是一次性的,三下两下就完成。一气呵成是书法创作过程最基本的表现,在书写中除了动作紧密相衔,内在之气、之力、之势也都如长风鼓荡,贯串其中,使一点一画尽见生机。一以贯之,书法创作就是如此,构成了一个字、一行字、一幅字的浑然一体。不能写一笔说:“我歇会儿再写。”也不可能慢写,一横写十分钟,一竖写一小时,那真的是把字给写坏了———点线没了精神没了力量,没了气象没了风度。如果是草书,慢写也就失去奔逸绝尘的畅快了。杜甫有一首《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诗,称赞王宰“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言说其对绘事的认真。书法创作不可能如此。写一个“水”字,写一个“石”字,不过是一会儿的事。一次性完成能够保证作品的质量。
  随着书法作品幅面的增大,人们重视了壁上观的视觉效果,有的作品就不是一次性完成的了,而是积数日之工,拼接联缀。幅面大则大矣,其中非一以贯之的因素却多了,不协调、多蛇足之痕的作品因此也就多了起来。由此,大家会想到魏晋人的简札,字数无多,幅面不大,乘兴而起,很快完成,也不妨碍其成为精品。宋人吴曾谈到过一种写作手法:“大排筵席,二十四味,终日揖逊,求其适口者少矣。”这和时下创作的杂沓,着实相似。
  今日有今日之情状,明日有明日之心绪,书法创作就是在个人情调的贯串下进行的。快,显示了功力的娴熟和气韵的畅达。所谓穿珠贯玉,就是含有了快的作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