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平台-ag平台官网

联系大家???Contact

媒体包装“张悟本”一直没有消停

2016/1/14 14:42:42??????点击:

  已经记不清在哪部电视剧中看过蒋介石与其下属的一段对话场景了。起因是蒋介石的暴政引发媒体的追踪,他的部下向他谏言要考虑媒体的社会效应。蒋介石不以为然地说,媒体算啥,给他们钱,要他们造什么舆论就造什么舆论。听完这段对话,当时我的脑海里就有一个疑问:如此这般,媒体对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岂不是反面的?后来我又一想,尽管蒋介石深谙“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一左右多数媒体的招数,但毕竟民意不可违,结果还是葬送了“党国”,成了孤岛上的一个野鬼。
  要言之,玩弄媒体的代名词是愚弄民众。说白了,媒体虽被“玩弄”,但亦得到了经济上的实惠。尤其在以经济为中心的市场格局中,赚钱的多少(即经济效益如何)成了衡量某些媒体成功与否的一个硬性指标。问题是,金钱自古就是一把双刃剑。媒体如果丢失了本身的社会职责,一味地向钱看,并将一些荒谬的信息和一些低俗的东西传递给受众,久而久之,不仅会污染信息环境,而且也会丧失民心。
  在极具“吸引力”的封面装帧背后,一些媒体的软肋暴露无疑:他们留心的是“位高权重”的“著名大画家”、“绘画大师”,在意的是那些财大气粗的江湖画匠以及一些广告客户。在他们看来,对“客户”这一决定媒体生死的砝码是不可掉以轻心的。
  如果留意一下画界媒体,就不难发现这样一种现象:一些媒体表面上似林黛玉,而实质却似薛宝钗。他们在奉行林妹妹“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原则的同时,又扮演着装裱机薛姑娘这一封建礼教忠诚的信仰者、自觉的实行者和可悲的殉道者的角色———“随分从时”得极有“分寸”。殊不知,这位“品格端方,容貌美丽”的薛姑娘在《红楼梦》里早就被贾宝玉“嗤之以鼻”了,说她说的尽是一些“混账话”,并不无惋惜地叹道:“好好的一个清白女子,也学的沽名钓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
  时下一些专业媒体,虽说处稿、待人有那么一点“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的遗风,但终究没有林妹妹那“愁”亦销魂的风致。林妹妹虽说是个哭美人儿,但她最具“杀伤力”的地方并不是她那酸楚的眼泪,而是时时表露出的让人既怨又怜的随性率真和一语道破天机的尖薄、锐利的锋芒。尽管她比谁都清楚“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但她一直奉行的还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她要做清白女子,决不“入国贼禄鬼之流”。
  诚然,大家不能苛求一些媒体避开一味老气横秋地板着面孔说教,但他们至少应该有一点坦荡、一点率真。即使是迫于无奈,要在历史转型期的夹缝中投机谋生,也得“高明”点儿,千万不要为了某些利害关系和眼前的一些利益,在为恶俗不堪的杂耍儿和鬼画符鼓吹的同时,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是为繁荣美术创作,大力推介新人”之类严重违背实际情况的话。
  要言之,媒体是社会公器,绝不是个人、利益集团可随意操作的工具。媒体的水准不体现于“一言谈”,而体现于专业性、公正性、开放性、包容性、建设性以及由此铸就的公信力上。作为专业媒体,其天职就是真实、公正、客观地报道业内所发生的事,尤其是社会所关注的一切有价值的热点人物和焦点事件。他们似乎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受制于某种压力和某种威慑。遗憾的是,有些媒体却不这样。他们包装和鼓吹的几乎都是那些由皮包协会、研究院等社团、单位“授予”的“著名画家”、“著名绘画大师”。难道他们不清楚这些画家作品的艺术价值有几何?
  众所周知,时下业界媒体的“衣食父母”更大意义上是那些花钱买版面的“张悟本”以及“张悟本”背后的那些托儿。规范的媒体的“衣食父母”应该是读者。如何拥有更广泛的读者群和更大的发行量,报刊的品位和品质是至关重要的。如何打造并逐步提升报刊的品位和品质,培养和组织自己的、优秀的、有品位和有潜力的画家群体是问题的关键。
  从某个层面来说,专刊版面和一些广告客户手中的钞票是媒体福利的基本保证,只要版面质量水平过关,当然无可厚非。不过,如果媒体宣传的对象仅限于江湖画匠或广告客户,可能短期内会有不菲的经济效益。但长此以往,那些媒体将受制于买版面的江湖画匠或客户,自觉不自觉地沦为个人或利益集团的某种工具,受害者不仅仅是读者,可能还有媒体本身。因为,媒体一旦失去读者,就意味着其生存空间的丧失。到那时,保不准真会应了林黛玉说的那句话:“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不过,话又说回来,媒体人都是高智商的人群,焉能不清楚“利益背后即危机”的道理?但面临生存,他们也只能将委屈和无奈转嫁给读者。尽管昔日本媒体体的“宠儿”张悟本已被人们所不齿,但画坛“张悟本”还在层出不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