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平台-ag平台官网

联系大家???Contact

浑然天成的雄壮之美——赵旭鹏的山水画

2016/8/23 11:46:38??????点击: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带着彻夜工作后的疲惫,怀着消遣解闷的心情,步入了由山西省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大众书画院、长治市文学艺术家联合会、长治市美术家协会、长治市城区教育局等多家单位共同举办的“赵旭鹏山水画展”展厅,观看了赵旭鹏由创作中精心筛选出来的百余幅山水画作品。一幅幅赏心悦目的画作,令我心旷神怡。众多观者驻足画前,流连忘返。这些雄浑、凝重、刚劲、典雅的作品,艺术地展现了雄伟壮丽、浑然天成的自然之美。

 


  美是什么?它就是造化,就是自在之物,就是亘古不变的不假言说的自然之美。山西省画家赵旭鹏的作品皆以大自然中的山水为主体,在亲近自然、拥抱自然、赞美自然的同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体现了中国绘画艺术回归自然、天人合一的特点,使作品在有限的空间中展现了天地的博大和自然的多彩,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观其近年创作的《太行印象》(见上图)、《溪山无尽图卷》、《太行雄魂》、《青峦夕照图》等作品,群山巍峨,气势恢弘、雄伟壮观,线条刚劲凝重,笔墨酣畅淋漓,现代感强,韵味十足,充分体现了画家在艺术构思和笔墨运用上的扎实功力。

  “取法乎上”是艺术创作的总则,山水画亦不例外。只有准确地运用技法,画家才能将所思所想活灵活现地展现于纸上。清代石涛说:“规矩者,方圆之极也;天地者,规矩之运行也。世知有规矩而不知夫乾旋坤转之义,此天地之缚人于法,人之役法于蒙。”又说:“所以有是法不能了者,反为法障之也。”赵旭鹏深谙这一艺术创作要旨,在深究和研习古代传统画论、画法的基础上,深入大自然之中,风餐露宿,体验八百里太行崇山峻岭、层峦叠嶂的雄伟壮丽之景象,“与天地精神相往还”(庄子语),日积月累,厚积薄发。他能娴熟而灵活地将传统的勾、皴、擦、点、染等笔墨技法赋予时代的气息。他创作的《太行映雪图》(见左下图)、《溪山无尽图卷》、《太行雄魂》等,在构图、布局、章法等的处理书画装裱机上做到了张弛有度,作品跌宕起伏、有声有色、引人入胜。尤其是其别出心裁创作的两幅《仿古山水画》,师法自然,得山水之清气、极天地之大美,在继承传统和运用新技法上,不拘泥于古人画山时的“卷云皴”、“斧劈皴”、“披麻皴”和画树叶时“分字点”、“个字点”、“一字点”等固有章法,而是按照作品主题表现的需要,按时令气候、明暗向背、事物特征之不同来决定运用何种技法。在笔与墨的配合与色彩搭配上,赵旭鹏脱去时习,使其“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豪端,合情调于纸上”(唐孙过庭《书谱》),既有传承,又有创新,无论
  在意境还是笔墨上,都显示出与众不同
  的风格和较高的造诣。
  中国画讲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现代画家黄宾虹则探奥发微,反其意而为之,谓“密可走马,疏不透风”。意谓疏朗处有严密之法度在,而空灵处则有气韵在。疏至极者为白,密至极者为黑,也就是中国画的“计白当黑”。对此,我想起了黄公望竭毕生之力创作的《富春山居图》。该画以浙江富春江两岸初秋景色为背景,构图精致、用墨淡雅,山和水疏密布置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笔法上简约利落,韵味富于变化,新意迭出,几百年来独占艺坛鳌头,价值连城。若按明代画家董其昌提出的“南北宗”论,赵旭鹏“密可透风”、雄峻厚重、纯朴大气的山水画应属“北宗”。
  总之,欣赏赵旭鹏的山水画,必须进入其内心的自然世界,才能读懂其作品的深刻内涵。其作品中,无论峰峦、沟壑、树木,还是田野、小道、河流、亭屋,都是师法造化得来,具有浓郁的时代、生活气息和典型的中国北方地域特色。按照赵旭鹏的导师王慧智教授的话来说,就是他以“特有的学者型风格”、泼墨与积墨相结合的画法,使其作品既气韵生动,同时又苍涩厚重,特具一种雅健、清逸之风韵。的确,其作品正是以雄浑、凝重、典雅、峻峭、刚健的构图和酣畅的画面征服了观众。
  “笔墨当随时代”(石涛语),艺术永无止境。赵旭鹏正值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其作品多次应邀参加国际、国内举办的各种大展,并获多种奖项,多幅作品被国内外友人收藏,深受业内专家和观众的欢迎。当下,其正以对艺术锲而不舍的精神和谦虚好学、孜孜不倦的强盛创作劲头,奔向收获丰硕成果的金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