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平台-ag平台官网

资讯 内容
+

装裱古旧书画要有严谨的态度

2018/1/3 12:41:59 来源: 编辑:

     1、赵朴初曾题:书画赖有装裱助,乃能挂壁增光辉。字画装裱机传统书画 装裱的过程,需要繁杂的过程和多年学习才能完全胜任。而装裱机的特色就是:把裱画过程中最耗时最主要的一道工艺 “上墙” 用装裱机替代。古人云:故装潢优劣,实名迹存亡系焉。拙工谓之杀画刽子。的确如此。摆在大家面前的,一卷卷、一块块的辽代残经碎片和已经酥朽了的木刻着色佛像画,能否传之于后,关键(说明:比喻事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于如何装裱。对此大家采取了严谨的科学态度。

     2、为了减轻在书画装裱培训(作用:常识传递、技能传递、标准传递)过程(guò chéng)中,对文物的破损程度,大家使用(use)了“润平展视”的方法(method)。如木刻着色佛像《药师琉璃光佛说法图》等,字画装裱培训作品的原件严重残破酥朽,凡着色部分(bù fèn),因色内含胶质更加糟烂,又加之原装仅用一根很细的荆条为地杆卷着,展阅一次则加残愈甚。
     3、因此,在研究装裱培训作品(works)方案(plan)时亦不宜反复展阅。书画装裱技术也叫“装磺、“装池”、“裱背”,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保护和美化书画以及碑帖的技术,即以各种绫锦纸绢对古今纸绢质地的书画作品进行装裱美化或保护修复。怎么办呢?其方法是用笔蘸清水抹在画卷上,待润舒展,润一圈,舒展一圈。通幅平开后,用稀糊将碎片(suipian)粘于纸上,再舒卷或平置案上待裱,这样对原画丝毫无损。为使纸素、色彩不受损失,在冲洗经卷碎片时,不求其彻底干净。
     4、周嘉胄说:冲洗画心,如稍明净,仍之为妙。字画装裱机传统书画 装裱的过程,需要繁杂的过程和多年学习才能完全胜任。而装裱机的特色就是:把裱画过程中最耗时最主要的一道工艺 “上墙” 用装裱机替代。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把经卷、学习装裱作品上的油脂、熏染尽将去掉,就目前的水平来说,借用(take)药物是能够做到的。但纸素一着药水,会促使其老化,不利于长期保护(bǎo hù)文物。如经卷《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序卷第一上》隐隐显有水渍或鼠尿的痕迹,倘用开水洗涤(washing),再附以措施,也可以去掉。但大家认为,原来已污染色暗的卷面,已略复明净,古色古香,只是个别部位,有污染的隐迹,既不影响欣赏,又不影响保存(bǎo cún),已经实现了装裱目的(Purpose)。倘若一味使古代作品像新书画一样,岂不是弄巧成拙,反为画害?再则绝大部分经卷,都是硬黄纸,既避虫蠹,又光泽莹滑,如用开水洗涤,固然可令卷面更加明净,但易使黄檗脱落,因此,仅用冷水或温水平洗,使之“稍加明净”即可。凡一经洗涤的经卷,黄褪者,大家采用古法“人潢”。即将黄檗置砂锅内微火熬之,取其纯汁,刷于卷面,使之既呈明净,又不伤纸素,仍具有避蠹的特点。
     5、为了裱画培训作品(works)以后装裱时不伤画心,大家在装裱几幅木印着色作品时,都养了“距”。养“距”不仅能够保护作品在重裱时不受裁伤,也有益于作品的美观,这是一种传统做法。但鉴于画心四边不规矩,可适当(shì dàng)将“距”留得宽些,用“距”的部位来校正画心,进行装裱。辽代木印着色佛像《药师琉璃光佛说法图》,就是这样的情况(qíng kuàng)。诚然,画幅局部(part)的“距”是宽了些,但是,并未使人感到不谐调。
     6、将画幅、经卷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是学习(xué xí)裱画过程中应该特别注意的方面。辽代经卷的背面有附纸,是因为经卷破裂后,当时的人们贴补上的。一般情况下,历来是将书画原装背面的贴纸扔掉。但在这次冲洗辽代经卷时,认识到它的难能可贵,文物部门更是希翼从中多找线索进行研究,于是大家对经卷背面的纸条、印章、残纸精心地设法揭取下来。其中有的写有文字、盖有印章,研究者认为很有价值(value)。就是那一块块的碎纸片,也是研究造纸发展(Develop)史的专家们求之不得的实物资料。
     7、对待重要(zhòng yào)文物,只有持谨慎科学的态度,再配合以适当的技术(Technology)方法(method),才能取得理想(ideal)的装裱效果(effect)。裱画又称裱褙,是中国书画的一种装潢艺术。中国裱画又分为京裱、汉裱和苏裱三大派系。装裱品式分立轴、中堂、对联、横披、条屏、镜片、扇面、手卷、册页等。其基本步骤包括托底、修补、大托、晾干。辽代木印着色佛像《炽盛光佛降九曜星官房宿相》之佛头及背光的复原过程(guò chéng),就是一个生动的例证。此幅系木印着色,凡着色部分,因色内胶质所致,均已酥朽,残破成了许许多多的色片。在修复过程中,翻阅了许多佛画资料,多方听取专家的意见,将一块块的碎片摆在原来的位置(position )才完成了拼复工作。但是,佛头上部及背光的左半部仍然短缺。时隔一年后,文物部门在整理(zhěng lǐ)塑像时,又从土中筛出补之,顿时复原。由于原裱拼接部位准确,经验(experience)证后补碎片恰是所缺部分。假如在拼复碎片时,不是那么严谨和一丝不苟,使碎片适在其所,那么无论如何,也得不到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果,而成为装裱界佳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